重要新闻

信息预告

电子校报

当前位置:贵州大学新闻网 > 信息阅读

贺泽成——不惑之年依然求学,不仅是为圆梦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11-28

新闻网讯(记者团 徐松 唐希 报道)2011年9月,新生报名的人山人海中,已至不惑之年的他,走进了贵州大学校门,以一名普通本科生的身份。沟壑丛生的额头下是一脸欢欣而憨厚的笑容,灰色衬衫搭配西裤和皮鞋,年纪不轻,但精神抖擞。

来到贵州大学才两年,他却已名声大噪。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老大哥”。
这位老大哥,名叫贺泽成,1973年生于贵州省毕节赫章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两年里,他以坚韧的学习态度,使得机械学院成型112班乃至更多的同学佩服不已。

大学,路漫漫兮

“我喜欢读书,我喜欢学习!”这是贺泽成最坚定的梦,“我也想读个大学。”

1979年,正值我国新的教育改革开始时期。贺泽成在家乡念书,让他最自豪的莫过于成绩始终名列前茅。1988年,他初中毕业,顺利升入县办高中继续学习。

不料,高一还未结束,因学校教师人事变动,文理分科的教育改革,使得贺泽成陷入窘地。这可让他犯了难:理科老师外调而停课,就足以让理科不占优势的他在知识结构上脱节;父母对文科偏见较大,建议他选择理科,学一门手艺好找工作。最终,他依从父母,选择了理科。尽管选择自己不占优势的理科,但对于学习,他未曾松懈丝毫。但随着时间推移,知识结构的缺陷难以弥补。1991年,贺泽成高考时名落孙山。

高中毕业后,贺泽成返到乡里,做起了代课教师,每月最低工资36元。在给乡里的孩子上课期间,因知识结构扎实和教学方法适当,使得他在当地教学工作中小有名气。“这是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儿了。”回想起过去的历程,贺泽成嘴角微微一笑。在他手里出来了一大批让他“甚是欣慰”的学生。看见学生们都走得如此“光明”,也让他萌生出继续深造的想法。但当时,国家高考有年龄限制,他也只能作罢。

国家逐级取缔代课教师资格,加之工资较少难以养家,贺泽成放弃了代课教师的工作。
2000年6月,他便开始南下广东,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打工生涯。首次找工作,他落入了传销的“梦魇”,使得他东走西借,拼凑了14000元,才摆脱了传销组织。“以后打工的日子,我几乎都是在还债!”

他说,这八年是“八年艰苦抗战”。期间,他曾做过养殖场饲养员、五金刀具生产工、电镀工人、印刷工人乃至酒店服务生,还做过不少短工,最高月薪也才近800元。

正是因为传销的经历,才让他看了许多书,例如《周易》、《春秋》等古典经学和《毛泽东语录》、《社会主义》等现代政治学书籍,乃至《方与圆》等现代青少年书籍。渐渐地,他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梦在何方”。

国家高考制度改革后,成人也可参加高考。这给了他希望的曙光,但考虑到家中念中学的弟弟学习相当优异,于是他决定先支持弟弟读书。07年5月,他终于还清了债款,回到赫章县城照顾弟弟,使其全身心投入高考。休闲之余,他也翻阅起了弟弟留下的备考资料。

“答应了弟弟,要和他一起参加高考,而这也是我的梦!”08年6月,承受着身边异样的眼光,贺泽成与弟弟一起走进了高考考场。不久,喜讯来报。弟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沈阳工业大学,更让他感到惊喜的是,阔别高中十余年的他,竟然达到了专科分数线。

这让他更有了信心,愈加坚定了“圆大学梦”的信念。他半工半读,2009年考上了三本、2010年考上了二本,2011年以超过一本线21分的成绩考进了贵州大学。

“当时没有什么比听见自己考上了一本线更值得高兴了。”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那一年,贺泽成38岁。

两度春秋,在落后里前行

2011年9月,贺泽成正式注册成为贵州大学一名普通本科生。“周围的同学还误以为我是老师呢。”初到之时,也引起了别人诧异的眼光,机械学院院长也亲自找聊了几句。

终于到了大学,贺泽成下定决心拿到好成绩。从入学到现在,贺泽成未逃过一节课。严谨踏实的求学态度,让他的老师们深深为之感动。让身边同学肃然起敬的还有“贺泽成从不坐前三桌”,问他为何时,他答:“年纪大嘛,就不该和同学们争座位。”

尽管他用心听讲,但学习压力仍然很大。毕竟和高中知识脱节有点严重,年纪也大了,思维难以跟上正值韶华时光的学生。“上课跟不上,下课花时间较大,缺的还是时间!”每堂课后,贺泽成都要花很多时间“琢磨”教材上的内容,严重地挤压了他的时间。

第一学期期末考试,贺泽成挂了三科,其中就有高数和机械制图。两年时间里,贺泽成先后挂了十余科,甚至还重修了不少课程。“我承认,我现在是落后。不像很多同学,突击过了也就算了,但我通过学习—重修的方式,更深刻地学好专业知识。”贺泽成斩钉截铁地说道,“现在的落后不等于永远的落后,只要通过努力,一定会有所成功。”他正襟危坐,目光坚定。

此外,他还想过,参加学校推出的SRT项目、大学生创新项目等,但每次都被选拔条件限制,但他仍等着机会。

助学,自助

和嘲笑他的人一样,他也思考着:大学的费用如何而来?父母双双年越花甲,还要靠自己养家。

第一年,贺泽成东挪西凑,将弟弟学费缴纳后,勉强将自己的学费问题解决。随后,在机械学院领导的关注下,将首批新生助学金名额评给了贺泽成,这可让他缓了口气。次年,贺泽成决定回乡贷款,读完大学。

在校期间,他参加学校勤工助学岗位竞聘,每月在学校做起了相关兼职,虽然只有一百余元,但他却很踏实地做着。而每月的生活上,贺泽成极其简朴,“能省就剩一点。”他笑着说道。

在班级上,贺泽成一直担任着班长的重责,每年都尽可能公平地给同学们做同学们做各种班级评优等评选。在经历过世间百态的他看来,“大学里,做人就得踏实,做事就得公平。”
“助学方式很多,但最关键的是,要有自助的心,懂得自助。”贺泽成语重心长地说。

因为求学的信念和自助的态度,使他成为校园的焦点人物,先后被评为贵州大学“感动校园十大人物”、2012年全国大学生“自强之星”等荣誉称号。

“不仅为圆梦,也为生活、工作”

考研,还是工作?这是每一个大三的普通学生所思考的问题,更是一个不惑之年的贺泽成所深思的焦点。

“考研时一定要的,至少我要用这种方式来检验我的大学四年的学习!”像最初决定高考一样铿锵有力,贺泽成仍然要考研。据他透露,哈工大、西北工大等都是他所想过的“名校”。“若是考上了,希望能从事研究型工作。”谈及未来,贺泽成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微微一笑。

“不过我也这么大了,家里还有父母亲,还需要生活。”贺泽成更迫切地想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可以建立家庭,孝顺父母。

说到更远时,贺泽成说,预计将在企业工作八年时间左右,随后再和弟弟一起创业。此外,他秉承着“春归燕”的情怀,也想回到家乡,帮助和教育家乡的孩子们,“培育一批小孩,也帮助他们圆大学梦。”

                                                                                                                 (责任编辑:黄蕾瑾 杨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