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信息预告

电子校报

当前位置:贵州大学新闻网 > 信息阅读

酿好一壶扶贫酒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0-25

贵大新闻网讯(记者 庞爱忠)贵州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中国第一代酿酒大师季克良临别前低声说:“昨天品鉴的3号酒样很独特、很有潜力,是未来高端酒风格的发展方向,你再细致研究一下3号酒的酒体设计。”

黄永光心中有数,这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风味、风格”——清香与酱香的酒体最佳融合、清酱柔雅的风格,兼溢优雅的焦香味。这位贵州省唯一的科班“酒博士”、贵州省优秀青年科技人才打算酿好一壶壶扶贫酒,让扶贫事业长长久久、历久弥香。

从无到有 “岩博酒”越做越大

 

黄永光“一直寻找的风味”就是他为“岩博酒”打造的拳头产品,为了这个产品,他整整求索了三年。

2013年8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深入六盘水市盘县淤泥乡岩博村,听取基层群众对省委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意见建议。

党的十七大、十八大代表、岩博村村支书余留芬反映“村办企业小锅酒厂的效益很好,市场供不应求”,希望将规模从目前的200吨扩大到5000吨,以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带动村民脱贫致富。

需求就是号角,希望就是命令。当时还是贵州省酿酒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的黄永光正在江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受邀参与酒厂筹建工作。博士毕业后,在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白酒研究院)工作的黄永光受邀为岩博酒业总工程师。

“酒厂生产许可证”是最核心的要件,但是从1999年开始国家就已停发白酒生产的新证。黄永光抓住为加快贵州白酒产业发展,贵州省发改委等部门联合颁布的“年产5000吨其他香型酒酿造可发生产许可证”的政策机遇,一举解决了岩博酒业有限公司的许可证问题。

黄永光将目光聚焦在清香型兼酱香型的发展战略上,清酱兼香型白酒酿造目前国内还是空白,而且酱香型白酒是贵州优势,小曲清香型白酒也是高原酿造优势,可以大胆试试。

定了主导方向,接下来就是苦干实干。黄永光博士带领团队立即开始研发,试生产,大生产,一步步向前推进!从2013年打桩,到2014年建厂,盘县唯一的村级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发展至今已有C系列、G系列、小锅香酒、人民小酒、小酿酒几个系列品牌酒。2016年,岩博酒业实现销售收入3800多万元。今年,岩博酒业将在新三板上市,实现资本整合,向更好方向发展。

岩博村是贵州省“三变三改”发源地。作为岩博村的标杆企业,岩博酒业成功帮助岩博村民脱贫致富,全村有120多名职工在酒厂工作,她们每天工作半天,每月收入2000多元。从一个贫困村,发展成一个人均纯收入达16000元的“先进村,文明村,示范村”。

 

喝花酒 品花茶

在镇远,黄永光正在打造一个以花酒为中心,集药食花卉种植、酒类产品加工、乡村旅游、休闲养生、酒糟食品深加工为一体的闭环经济发展新模式。结合酿酒产业发展,将贵州丰产药用花卉优势、生态旅游优势、农村闲置土地与劳动力优势资源有机结合,将酿酒产业融入到贵州大健康、大旅游、大扶贫的生态经济建设中。

2015年初,黄永光通过对公司的实地调研、考察,以花酒酿造为中心,集大健康、大旅游、大扶贫的生态产业经济链条应运而生,而且是一个很好的闭环经济链。随后,黄永光积极参与企业生产,提供技术指导、产品结构、公司发展战略咨询等帮扶。在产品结构调整上,开发新品;在副产物深加工方面,开发酒糟花醋和酱油,提高资源利用率;进一步研制鲜花饼、花茶等,延长产业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零浪费”。

为了保证产品质量和整个生产链条上都有增加价值,公司采取“基地+农户”模式流转土地,探索以土地参与原料种植分红的种植、带动农民扶贫方式,对1000亩酿酒原料花卉种植基地进行精耕细作,将基地建设成为集花卉种植、农园旅游观光、休闲饮食为一体的农业生态经济园。

目前,当地政府、省内外投资商已盯上该特色和优势项目的大健康、大旅游、大扶贫效益。黔东南州农投公司首期投资5亿,规划建设5万亩花卉基地,二期投资12亿元,将花酒项目建设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明星工程,目前已完成规划设计和部分土地流转。

9月9日,在第七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展馆中,黄永光成功组织了一次花酒的新品品鉴会,重点推出2个系列的新酒,获得了消费者的一致好评。

 

酱香白酒机械化酿造关键技术突破

为了酿一壶好酒,黄永光还在“烧钱”。

2015年,他获得贵州省科技重大专项367万元的支持,在习酒做机械化酱香项目。为了探索发酵过程的微生态结构变化及其发酵动力、风味动力调控机制,1个研究生就花了25万。测一个样品1000多元,光检测费就已经花去20多万元,他花了血本、下了大力,为了酱香白酒机械化酿造关键技术突破。

2013年,他获悉劲酒着手开始做1000吨的机械化酱香白酒生产研发工作。作为全国酱香型白酒的主要产地,如果酱香型白酒机械化被省外其他酒厂引领了“不好交差”。黄永光说,必须“要系统研究,在各个环节取得突破性进展,对传统的酿酒与机械化酿酒进行科学对比,才能说清楚一二三。”

黄永光带着自己的研究团队、研究生长期在习酒公司蹲点,深入车间一线,车间就是实验室、研究室,对习酒生产的每个环节的生产数据、样品进行系统采集、分析、研究,建立传统酿造、机械化酿造的生产大数据系统。公司技术中心就是实验室,一干就是三年,积累了系统化的酱香型白酒传统酿造与机械化生产的系统数据。

“没有探索,没有想法,就没有创新。”黄永光说,“对于我们的研究来讲,这仅仅还是开始,我们正在继续往前走!必须将微生物体系、风味体系和生产工艺体系多体系全部糅合到一起,找出各关联体系之间的调控机制,让整个生产体系可以通过数据参数控制实现高效生产,让传统产业更科学化、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

有酒的地方,就有情怀;有酒的地方,就有传承;有酒的地方,就有故事,愿黄永光在酿造“扶贫酒”的路上继续前行。

 

【责任编辑:姚瑶 实习编辑:罗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