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信息预告

电子校报

当前位置:贵州大学新闻网 > 信息阅读

国防生中的那一抹红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6-01

贵大新闻网讯 (记者团 张家豪 宋晨秋 蒋翀 付鼎 报道)假如认识了一位新同学,我们往往会问——“同学,请问你的专业是什么?”在大多数同学的认知里,专业是划分学生群体的一个重要标准。但这样的习惯很容易导致我们忽略国防生群体的存在,而他们也是贵大学子中重要的一员。对于国防生,也许我们大多数人和这个群体最常见的接触便是经过他们的公寓,或者碰到他们集合夜跑经过我们的身旁。国防生这个大群体尚且让我们感到神秘,这其中的“木兰们”则更让我们缺乏了解。只不过古代木兰替父从军,现代木兰则是为报国而无悔入伍。我们对女国防生的认识很可能会基于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而进行想象,那么真实的她们又是怎样的呢?来,贵大记者团带你了解这群不一样的国防生!

嗨,贵大的巾帼——宋婷婷

初见大三的宋婷婷同学时,普通的装束以及亲和的气场都让人感到有些意外。

“我的哥哥就是一名国防生,这让我感觉成为军人是件很帅的事情,所以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也就选择了国防生的道路。”宋婷婷同学笑道:“之前在看电视剧时,我便期待能够成为‘火凤凰’那样的特种兵,这也算是如愿以偿了吧。入学的时候我很激动,很希望自己能够在军队里养成坚韧的性格,交一些能够同甘共苦的朋友。记得大一来报到时,跟着引领国防新生的学长来到了国防生公寓,领取相应物资,我就这样成为了国防生的一个新成员,也是班里仅有的两名女同学之一。”

“开始时有些地方不太能适应,比如严格的纪律。军训期间的一个晚上,累了一天的我和另一个室友决定泡脚。没想到的是,楼下毫无防备地响起了哨声,‘咚咚咚咚’的脚步声也随着哨声很响的从天花板传下来。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正在泡脚的我和室友有些发懵,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这么呆坐着互看对方迷茫的脸。这时候通知我俩紧急集合的班长来敲门,开门后显得很无奈——你们怎么还在泡脚?那天的集合因此有些拖沓。那段时间为了让我们尽快适应,训练里安排了很多紧急集合,到后来我们就可以快速作出反应下楼集合,开学那种情况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熬过适应期后,生活也就进入正常状态了。记得一开始的训练是军人基本徒手队列动作,也就是立正、稍息、转体和三大步伐。对于这些训练,最深的感受是累,而且还总是掌握不住一些动作要领,比如转体时靠不响腿,走正步站不稳脚等等。好在在不断地训练里,这些问题慢慢就克服了。”尽管是队伍里为数不多的女生,她们的训练与任务也并没有太多的特殊化。“作为国防生队伍里的女生,我感觉在训练上和男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训练的强度上会轻一些。比如男生需要完成五公里的量,我们只需要三公里就好。开始时及格是比较难的,16分钟的及格线,我们大都是17、18分钟才能跑完。对此,学长说你俩跑半小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总这样肯定不行。坚持着每天都去操场跑上几圈,速度和耐力在几年下来后就明显提高了,跑得快的话14分半跑完三公里,及格早就不是问题了。”

小小回首在国防生队伍的三年时光,宋婷婷说道:“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2011级学长们的毕业考核。那时候是夏天,他们每天下午都会进行训练准备。男生不会像我们一样细致,比如准备防晒霜,这也就容易晒脱皮,但他们即使这样也不会停止训练。到了考核那天,一个学长在跑五公里时大概是不太舒服,跑到最后一圈时嘴唇就变成了白色。在最后五十米里,跑两步摔两步的他始终都没有放弃,直到连跪带爬抵达了终点线。这个学长是可以选择弃考的,但也许他觉得集体里的每个人都应当过线吧,当时的我们负责后勤保障工作,因为怕影响考试学长的发挥而不被允许呐喊加油,只能尽力举高牌子来为他们加油打气。虽然全场无声,但能感觉到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大喊着加油助威。另一个女生给参加审核的六十多人每人画了一幅画,并且在画里标注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这其中就有描绘那个学长的画。”

国防生们也是很重感情的一群人。“2011级学长在带我们训练的时候很凶,而且总是会对我们做出处罚,我们平时对他也很是畏惧。在他毕业时我们前去送行,但最后却都不由自主地大哭了起来。同样,我们在大一的时候没有暑假,而是要去昆明陆军学院进行集训。那段时间的生活因为训练和生活条件而很苦很苦,但临到离开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开始大哭,似乎是觉得越苦越有感情吧。有些感情很奇怪,平时相处的越凶反而越好,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一群受虐狂。”

“很快就要变成大四生了,毕业也不再是遥不可及,我想在毕业后当一个野战兵。这个听起来也许不太适合我,但相对于其他安排来讲,我还是更喜欢这个一些。”

迎风绽放的铿锵玫瑰——杨玉妮

采访杨玉妮时,看到的是一个恬静的、说话时总带着浅笑的女生。说到为何会报考贵大国防生,杨玉妮坦言这是一连串的意外。杨玉妮从小就对军队很向往,每当看到电视中的军人时,都会特别羡慕与钦佩,所以,她的梦想就是加入军队,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然而这个梦想由于各种原因,在高中时并未能实现。
进入大学后,班上有一些国防生同学,怀揣军人梦想的杨玉妮很快与他们打成一片,在他们的影响下,杨玉妮很快便有了当一名国防生的想法,并想通过国防生这个身份,在毕业后圆了自己的军人梦。她升入大二时,贵大国防生选培办下发了一个文件,要在贵大在校大学生中招收国防生,杨玉妮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毅然决然地报了名,在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后,一路过关斩将,顺利通过考试、体检及其它测试,杨玉妮终于成为一名国防生。

大二的杨玉妮,身上多了一层身份,同时她也明白,这更是自己的一种责任。国防生的训练无疑是辛苦的,每周二四六的早晚操,周日全天的训练,从3公里到8公里,从站军姿到军体拳,训练场上洒满了他们的汗水,而作为女生的她所付出的努力要比男生更多,下更大的功夫,才能达到相同的标准。但是当记者问到她时,她却笑着回答说:虽然累,但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责任。
作为贵大国防生中仅有的四位女生之一,杨玉妮告诉记者,刚开始在生活方面还是面临着不小的困难。由于国防生们统一住在同一栋楼内,经常在同一楼层碰到男生也造成了些许尴尬。后来,女生主动和男生谈妥,克服了困难,也化解了可能产生的矛盾。当问到女国防生与男国防生有何异同时。她是这样回答的——“我们一样却又不一样。我们一样,是因为大家同吃同住,接受着同样强度的训练,我们真的可以说是一个整体。但我们又不一样,女生的心思要更加细腻些,因为要学会在男生占多数的情况下在一起生活、训练、学习,一定得学会融入这个大集体,只有我们女生不搞特殊化,才能更好融入这个大家庭。而且,女生更擅长协调与统筹工作,比如,我们之前承办的国防生晚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

加入了国防生,就意味着更少的时间与更多的付出。由于需要训练,就连寒暑假时杨玉妮也很少能回家去看望父母,更多的假期时间是在军校或者军营里体验军队生活。“通常假期只有一周或者更少的时间可以回家看望父母,但我的父母很理解并且支持我,当初我报考国防生正是由于有他们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鼓励我。”

谈到关于国防生的深刻记忆时,杨玉妮脸上洋溢着笑容,“记忆中最难以忘怀的就是我们假期时去昆明陆军学院那次了,我们被安排到靶场去打靶,那是第一次接触到真枪,真的很沉,打靶的要求很严格,姿势、精神都要求的一板一眼。持枪,瞄准,射击,完全是正规的军事化训练,一整套的动作做完之后非常累,在回宿舍的路上,大家一起唱起了歌,有说有笑,一路回到宿舍,歌声响遍了我们头顶的天空,那时的画面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一种战友的情谊也深深感染着我。男生们平时也很照顾我们女生,比如帮我们提行李,其他的生活否认方方面面都有更多关心照顾,我们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对于未来的规划与期待,杨玉妮有着自己的打算:“国防生们毕业后大部分会选择立即投身部队,我打算毕业后继续读研,考上一所军校,在军校内锻炼过后,我才认为自己有资格投身部队,报效祖国。”她为自己的每段人生路途都刻画好了路标,就这样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下去,我相信,她的人生必定缤纷多彩。

短短的五十分钟的采访,杨玉妮与记者道别后便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投入到书本的海洋中汲取知识。在贵大国防生中有这样一群人,她们是迎风绽放的铿锵玫瑰。

英姿飒爽岂须眉——周海月

俯下身去,她是科研能手;站起身来,她有飒爽英姿。研究室里,她一心一意,孜孜不倦;训练场上,她全力拼搏,永不言弃。她就是我校国防生周海月。
内里有着纯纯北方妹子热情开朗、直爽的性情,外里兼具南方妹子的娇小、水灵特点。是优秀教官,同时也是学习尖子;是昆明陆军学院优秀学员,同时也是二等奖学金和国家奖学金获得者。她,就是这样一个出生在北方成长在南边,兼具南北风格、“能文能武”的女子。

小时候特别喜欢和家人一起看军旅题材的电视剧,对军人的向往,在这样的环境里,发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本科的时候看着国防生比较羡慕,看到学校给了这个机会,二话没说,就去参加了。”研一的第二学期,就在这看似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没有事先通知家人,没有和亲朋好友商量,抱着试试的心态,填交了相关资料。“不通过也不会遗憾,至少我努力了”。她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为自己人生做的较大选择的决定,“爸妈很少干涉这些,高考志愿等的选择全是自己做决定后,事后通知他们”。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并持之以恒的去追求、努力,上帝总是把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结缘国防也算是命中注定了。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周二、周四早晨6:30、晚上9点到11点集合出早晚操,这是男女生的体能训练时期。女生最少5公里,男生最少8公里 ,体能好的还可以自己多跟着跑跑。平时也有仰卧起坐、单双杠、俯卧撑、军体拳等基本训练。“累的时候也不想训练,但安排挺合理,都在早晚和周末,喜欢在这样充实的大家庭里生活”,她说。除了正规的训练,平时自己也会安排空闲的时间主动去锻炼身体,如果看到有体能不好的同学,训练的时候就会带着她,在相互督促中一起训练。除了训练外,学习上有落下的,也会一起去上自习,坚持在训练和学习上一个都不落下 。

她还清楚地记得学习匍匐前进时的艰辛。她在前进时,弯曲右腿,并把右腿往回收,同时伸出左手,用右腿和左臂的力量使身体前移;与此同时她弯曲左腿,并往回收,伸出右手,再用左腿和右臂的力量使身体前移。如此反复,交替前进。“第一天训练完,自己的手肘和膝盖全部都蹭破了皮,还没有结痂就要投入到第二天的训练中去。”她说道,“虽然那几天很辛苦,有些受罪,但自己还是坚持下来顺利地完成考核。”

周海月回忆起第一次摸枪时的感受时,感慨道:“那时候连扳机都扣不动。”她第一次摸枪时,有些兴奋,但真正扣动扳机时,才感到力量不足,“也许是自己掌握了动作要领吧,枪的后坐力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反而觉得很舒服。”

近两年的国防生生涯,给她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素质的提高更是一次对生活习惯的改善。“每天十点半准时睡觉就是国防生生涯带我生活习惯上的最大改善。国防生的生活必须要很规律,才能保证有充足的体能每天训练。”

谈到未来,她说,她想用自己所学运用到军事上,为我国国防科技事业提供自己的一份力。

情怀在血脉中传承——张一林

你后悔过成为一个国防生这个决定吗?

“从来没有过”女国防生张一林答。

话题自然是从如何成为一个国防生谈起。回忆起成为国防生的过程她笑称是机缘巧合,也是夙愿。

出生于四川成都一个军人家庭的她心里从小就种下了个橄榄绿的梦想。

父亲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血性与纪律融入骨子里,对事业高度热爱的他希望女儿也可以秉承他的意志。小时候父亲经常带她去部队里玩耍,在那里结交了很多小伙伴,也熟悉并热爱军队勇敢、和谐的氛围,对军人有不一样的情怀。从小在部队长大的她,经常看到军人各式的训练与日常生活,被他们的精神所打动,为他们之间纯粹的战友情谊所动容。“当时年纪还小,也没想过未来这么多,只是有种特别的感情,在耳濡目染中渐渐成长。”因为和男兵接触较多,几乎看不到女兵的她,从那时起这个情怀便在她心里扎根。

2013年结束高考的那个夏天,她和每个报名者一样饱含敬意和热忱投递资料档案,参加国防生招收的体检与面试,经过重重筛选最终成为为数不多女国防生中的一员。

国防生也是一名学生,但和普通学生相比较更加辛苦,尤其是女生。与众不同的身份让她们得到关注的同时付出了更多的汗水与泪水。

刚入学时,根据国防生培养的计划便要额外增加军训任务,培养国防生的身体素质和军人精神。

日常的训练除期末考试前外每周都要进行,每周二要出早晚操和周日全天的训练 :队列训练 、军体拳、刺杀操、体能训练。当其他人还在睡梦中,她们披星戴月地训练;当其他人在享受悠闲的假期,她们在操场上不分天气和季节流着汗水。开学和临近期末有长跑和单双的考核,未通过的人要加强训练。随着她的叙述,脑海里便浮现出操场上矫健的身姿和不放弃的坚持。

对于国防生而言,最痛苦也最深刻的回忆,便是暑假在部队的集训,会去周围地区例如昆明、成都的军区部队,和其他学校国防生一同进行一个月不同项目高强度的训练,训练期间几乎没有自由时间。

当问到她感到很辛苦吗?张一林同学摇了摇头坚定地回答到,“不辛苦,刚开始高强度严要求的时候会让她不适应,经过一段时间适应的阶段,现在很习惯这种感觉”,回答得如此云淡风轻,甚至在那一瞬间忘却她也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谈起她是个女生和男国防生有什么不同,她愣住一下,没什么不同。

她们在训练上坚毅勇敢,在学习上也一丝不苟。虽然训练会减少她的课余时间,她也会调整时间、制定计划达成二者的平衡。生活紧张有规律,要求严格,奖赏惩罚分明。平日里扣分机制,查宿舍检查内务是每天都要进行的。“纪律严明让我自控能力更强。”

她坦言,最大的收获就是一起训练一起成长的小伙伴。她们无论在训练中都是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共同进步。除了上课训练也会一起旅行游玩。即将大四的她憧憬毕业后定向分配到一个喜欢的地方开启她的军旅生涯,奉献自己投入到忠诚的信仰和事业。

她是一个普通的女生,爱美食,爱旅行,爱聊天。但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献身国防的情怀与使命感,有了平时的磨炼和积淀,她才是她。

【责任编辑:王名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