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晚报:此心还有尔能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7-01   访问次数: 63

王阳明龙场悟道是贵州学术发展史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国学术发展史的巨大转折。阳明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阳明文化既有深远的学术价值也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目前阳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学领域,对于阳明彪炳千秋的历史贡献与文学成就之研究尚显薄弱。有鉴于此,本报特邀赵永刚博士开设王阳明诗话专栏,以王阳明诗歌为中心,采用诗史互证、诗思互鉴的研究方法,呈现王阳明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叙写王阳明波谲云诡的传奇人生,论述王阳明超凡入圣的心学智慧。

正德十五年(1520),从泰和远道而来的杨茂是一位聋哑人,他口不能言,耳不能听,交流起来很困难。王阳明只好采用笔谈的方式与其交流,杨茂则以表情和肢体动作回应。

王阳明首先问:“你口不能言是非,耳不能听是非,你的心还能不能分辨是非?”杨茂点头,意为心能明辨是非。

需要注意的是,王阳明所问之是非,虽然不排斥科学认知上的是非正误,但是主要是指道德上的是非善恶。相对于科学认知来讲,儒家更为重视道德实践。

王阳明接着问:“既然你的心还能明辨是非,那么,即使你的口不如人,耳不如人,但你的心还是与常人一样。”杨茂连连点头,起身作揖,感谢王阳明,杨茂冰封已久的内心开始升腾起自信。

王阳明又说:“人有四肢五脏六腑,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颗心。此心若是长久保存天理,是个圣贤的心,虽然口不能言,耳不能听,也是一位不能言、不能听的圣贤。相反,若是心无天理,是个禽兽之心,即使口能言,耳能听,也无非是个能言能听的禽兽。”杨茂手指苍天,用手掌拍拍胸脯,神态很是自信,意在告诉王阳明天理就在其心中。

王阳明继续指点杨茂说:“从今以后,面对父母,就尽你的孝心;面对兄长,就尽你的敬心;面对乡党邻里、亲戚朋友,就尽你的谦和恭顺之心。别人怠慢你,不要嗔怪;看到不义之财,不要贪图。牢牢把握住内在的良知之心,以此为标准,不要随波逐流。”杨茂内心的阴霾逐渐散去,对于王阳明的指点,首肯拜谢。

王阳明最后说:“即使是口耳健全之人,假如不能善用其口耳,也会惹是生非,滋生烦恼。凡是口谈是非,搬弄是非,必然是惹是生非。口中出善言称赞别人,自然会引起别人的好感。可是要是口出恶言诋毁别人,轻了会引起别人的反感,严重的话,还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耳能听毁誉之言,也要心有所主。如果心无所主,不善用耳,听到别人称誉自己就喜形于色,听到别人批评就垂头丧气,就会滋生出无穷无尽的烦恼。你现在口不言是非,耳不听是非,省了多少闲是非,省了多少闲烦恼呢。你比起那些不善用口耳之人,反倒是快活了好多,还有何自卑呢?”至此杨茂的奋发之心彻底被王阳明唤醒,杨茂喜不自胜,感谢王阳明的点拨,满怀自信而去。

王阳明直指人心的点拨之法,无疑受到禅宗的启示,当然最主要的智慧还是来自儒家,尤其是孔子启发式的教学方式,比如“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等。

王阳明点拨杨茂,一是强调良知之心是道德实践的准则,以良知之心为指导,积德累仁,自然会成就完美人格;二是修身处世要谨言慎行,正如《周易·系辞》所言:“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言论与行为是导致荣辱祸福的关键,岂能等闲视之?

与杨茂的交流,发生在王阳明四十九岁时。此时王阳明学问纯熟,臻于化境,对杨茂的指点自然是游刃有余。纵观王阳明的一生,其老师身份的确立,最早可以追溯到弘治十七年(1504),王阳明当时三十三岁,被聘为山东乡试主考官,录取了山东举人穆孔晖等七十五人,按照明代社会的科举习俗,这批举人可以被王阳明视作门生。

王阳明三十一岁疏请回原籍养病,在家闲居了两年,登山临水,诗酒逍遥,颇为惬意。王阳明早年原本就对佛教、道教有浓厚的兴趣,这两年没有父亲王华的管束,王阳明又重操故业,往来于绍兴、杭州之间,出入寺庙道观,与方外人士交往密切,也曾一度在阳明洞打坐,甚至萌生了出家的念头。只是心中割舍不下祖母与父亲,最终放弃了出家的念头。王阳明点化了西湖僧,自己也回归到儒家。王阳明开始反省两年以来的生活,心想自己正当壮年,赋闲在家,虚度光阴,终究不是了局,于是又起了用世之心。

王阳明刚好碰到了一次再度出仕好机会。弘治十七年(1504)甲子科乡试恰好有重大改革,礼部建议用京官赴各省担任主考,于是浙江就聘请了南京光禄少卿杨濂,山东聘请了时任刑部主事的王阳明。王阳明获聘山东乡试主考官,直接原因是受山东监察御史陆偁举荐,这陆偁与王阳明是同年举人,后来又曾一同参加会试,同为浙江籍官员,两人交往甚笃,陆偁钦佩王阳明的道德学问,礼部有此建议,陆偁就举荐了王阳明。

王阳明欣然受聘,离开绍兴北上济南赴任。山东是孔孟故里,儒风大雅,泽被久远,人文荟萃。王阳明很是重视此次山东之行,还未到济南,就郑重其事地撰写了山东乡试程文范本。所拟试题,质量很高,涉及礼乐制度、用人之法、军队管理、边疆治理等现实问题。试题公布之后,获得诸多赞誉,有识之士也根据试题察觉到了王阳明的雄才大略。

泉城济南风光秀美,王阳明本来就有烟霞癖好,初到济南就游览了济南名胜趵突泉。济南又是诗词渊薮之地,宋代词学大家辛弃疾、李清照之故里,王阳明诗才超群,不甘人后,泉城之行,岂能无诗?公务闲暇之余,王阳明创作了很多优秀的诗篇。其中有两首诗非常有趣,其一题为《文衡堂试事毕书壁》,诗曰:

棘闱秋锁动经旬,事了惊看白发新。造作曾无酣蚁句,支离莫作画蛇人。

寸丝拟得长才补,五色兼愁过眼频。袖手虚堂听明发,此中豪杰定谁真。

此诗首联大意是说,乡试从八月初九开始,八月十七结束,将近十天,王阳明与考生同样被封闭在考场内,因为考务繁冗,十天辛劳,竟然长出了白发。其实,王阳明这两句诗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或者说是诗歌创作中常见的套路。

笔者何以断定如此呢?且看阳明夫子自道,他说:“诸君以予白发之句,试观予鬓,果见一丝,予作诗实未尝知也,漫书一绝识之。”王阳明说,考生称颂“事了惊看白发新”是秀句,写得非常好,可是王阳明本年才三十三岁,不至于有多少白发,考生不太相信这句诗是写实,纷纷凑到近前,仔细端详王阳明的鬓角,还果真发现了一根白发。王阳明也很惊讶,说我写此句时确实不曾知晓头生白发,此事端的可罕。于是,王阳明又写了一首绝句,其诗曰:

忽然相见尚非时,岂亦殷勤效一丝?

总使皓然吾不恨,此心还有尔能知。

这首诗的境界很高,远远超出了上面的那一首。首句是说年齿不算老,不应该是头生白发的年纪,既然如此,何以这一根白发莫名出现呢?第二句以诘问的口吻质问白发,难道你如此殷勤着急生出来,是为了迎合我“事了惊看白发新”这句诗吗?这一句写得真好,古来都是因白发而有诗,还未曾见到先有好诗,白发殷勤为诗而生的例子。该句新颖诙谐,充满谐趣。第三句笔锋一转,由一根白发想到满头白发,王阳明说即使将来白发苍苍,也无憾恨。第四句给出答案,“此心还有尔能知”,尔字所指应该不是白发,而是参加山东乡试的考生。王阳明是说为国选材,是人臣职责所在。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身为师长者难得的人间至乐。师生同心,以道自任,慧命相接,即使为师者白发皓然,年华老去,但弟子卓然自立,薪尽火传,文明之光,灯灯相续,又何憾之有?

王阳明慧眼识才,在山东录取的七十五位举人名至实归,穆孔晖等均有较大成就,王阳明的这根白发,既滋生了两首好诗,又培育了一批高足,实在是值得的。

乡试公务结束之后,王阳明由济南南下,游览了东岳泰山,拜谒了曲阜周公庙、孔子庙,这一场朝圣之旅,坚定了王阳明的儒家信念,他在《泰山高次王内翰司献韵》中说:“也来攀附摄遗迹,三千之下,不知亦许再拜占末行。”此时王阳明的人生理想是做儒家弟子,或者说是做圣人之徒。

本年九月,王阳明回京复命,改授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三个月之后,南京御史王蕃弹劾王阳明在托病居家期间,接受山东乡试聘请,是不忠不孝之举。这个弹劾,是王阳明遭受的来自大明官场的第一次沉重打击,而更大的艰难也在慢慢逼近。

赵永刚

专栏作者简介

赵永刚,文学博士,现为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兼职有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诗教学会理事、北京曹雪芹学会理事等。

出版学术专著《王阳明年谱辑存》、《中国古代文学传习录》、《清代文学文献学论稿》、《杭世骏年谱》等。

原文链接地址:https://wb.gywb.cn/ipaper/gywb/html/2020-06/30/content_11273.htm?from=timeline

 

作者 赵永刚

发布时间:2020年6月30日